亚洲城ca88唯一官方网|手机版

教育,亚洲城教育 1

原标题:“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哈佛吗?”中国学生拼起命来,连觉都不用睡

中国6岁至17岁的青少年儿童中,超六成睡眠时间不足8小时。

“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哈佛吗?”

“哈佛大学图书馆凌晨4点灯火通明,座无虚席”的照片一度在网络上爆红,为一件事奋战过凌晨4点,似乎成了一个人“卓越”的见证。

尽管在后来,这一神话被主角官宣为“夸张和谣言”,但诸如“比你优秀的人,比你还要努力”、“你还在睡觉,人家就开始奋斗了”的鸡血,在所难免地催化着天资普通者内心的焦虑。

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选择和时间赛跑、争分夺秒地学习。

近日,深圳某高中实施了一项新的措施,其中有规定直接从学生的作息入手:早上6:15宿舍门将准时被关闭,学生须集合跑操,晚上上完三节晚自习十点回宿舍。

作息的改变让学生们叫苦不迭,大喊时间太匆忙,觉都不够睡。

但这样的反应可让学校受了委屈,“同学们,多挤一点点时间学习,这是为你好啊。”

展开全文

中国学生的睡眠时间,真的不够

你是否还记得,自己上一次安稳地入眠、踏实地睡了一个充足的觉,是什么时候的事儿?

是前几天,你刚完成了工作上的一个重要节点后?

好像不是,那天你还没来得及奢侈地体验一把养生式早睡,立马收到了领导的微信——新项目又来了,它总是穷追不舍地纠缠着你,日复一日,年复一日。

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完整的睡眠。/unsplash

是终于顺利毕业,和大学同学们狂欢后的夜晚?

可能也不是,一纸毕业证书确实让人有了底气,即将进入社会的新鲜感包围着你,但对未来的不确定、工作没有着落的不安感也裹挟着你。在还没成为社畜之前,你就已经开始为这两个字失眠了。

是人人都说的,高考完就解放了的那晚?

你觉得自己似乎被“人人”骗了。高考后的狂喜来得并不算强烈,你感觉身体和头脑恍若被掏空,“提高一分,超越千人”的反面,让你辗转反侧。

高考没好好睡觉,上了大学之后似乎也没睡过好觉。/unsplash

超这么盘算,难不成只能追溯到,没什么作业和压力的小学时代?

要在十几年前,小学生还是有希望过上这样的生活的。当放眼当下,“零压力”、“少作业”、“睡饱觉”这些词,已经离小学生的生活好远好远了。

连觉都不用睡教育,亚洲城教育。今年3月,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《2019中国青少年儿童睡眠指数白皮书》,中国6岁至17岁的青少年儿童中,超六成睡眠时间不足8小时。

9月,中国儿童中心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《中国儿童发展报告——儿童校外生活状况》也指出,我国有近8成中小学生睡眠时间不达标。

原来,睡不够觉这件事,连小学生都没法幸免。

课业繁重,就连小学生也无法走出睡眠匮乏的怪圈。/unsplash

早在1990年,原国家教委与卫生部曾联合发布过《学校卫生工作条例》,规定小学生每天睡眠时间不少于10小时,中学生每天学习时间不得超过8小时。

按理说,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受官方法规保护,学习压力也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。

事实上,二三十年过去了,哪一个中小学生,不是在“长期违规”的情况下,废寝忘食地长成了报复性熬夜的大学生。

我们到底在忙什么,连睡觉都没空

到底是有多么紧急的事,非要占据正在成长发育的青少年大量的睡眠时间?

人的一生会不断被各种kpi撕裂,对于学生来说,那个使命就是写作业。

《中国儿童发展报告——儿童校外生活状况》指出,上学时,占据孩子们校外生活最多时间的,就是做作业。

2017年发布的《中国中小学写作业压力报告》显示,我国中小学生日均写作业时长,由此前的3.03小时降低为2.82小时。但若与其他国家横向比较,我们学生的作业时长,仍以3倍的水平完胜世界平均值。

我们的内部竞争也足够激烈,比如,湖北黄冈和上海的学生,以超过3个小时的写作业战线,拿下了当年“日均写作业时间最长”榜单的冠军。

照这么看,黄冈和上海两地家长的生气频率和抑郁指数,估计也能排在全国前列。

而随着年龄、年级的增长,学生的任务量会持续增加,睡眠的时间会越来越少。比如,根据《中国儿童发展报告》中的数据,我国小学高年级学生平均每天花费90.56分钟写作业,到了初中阶段,时间则增加至123.96分钟。

一次完美的睡眠体验,成为中国学子们的奢侈行为。/pexels

到了高中,尤其到了临近高考的节点,生活不仅仅是写作业那么简单了。

听闻深圳一所学校高三生起床时间被提前到6:15分,引来了学生的不满——不少高三生笑了。

在纪录片《高三班》中,甘肃会宁县二中的学生们,早在天还没亮的清晨6点,就陆续走进校门,开始了为高考拼命的一天。

另外一所高中,纪录片《追眠记》的郑州市实验高级中学,到了晚上,即便下了十点半的晚自习、过了统一熄灯时间,宿舍楼格子一般的小房间里,依旧没有入眠的气息。

就着昏暗的台灯,一个个背书的、总结试卷的、刷题的身影,才刚刚开始忙碌了起来。

不过,看到这里,弹幕里成千上万的高中生、初中生也笑了——“我们五点四十已经是早读的时间”、“初中三年都是五点半起床,高中一下就能适应”、“半夜一两点睡,六点钟开始早自习的路过”……

在起得早、睡得晚、学得久这样的比拼上,一定会有真正的赢家吗?

有人自发地挤压睡眠时间,是为了复习得更多。也有人在这样高度紧绷的生活下,被迫地失去了一个又一个夜晚。

在高中最后的冲刺阶段,郑州市实验高中高三文科班的方正宇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——他失眠了。

第一次睡不着,可以归属为客观原因:寝室里有一个同学在打呼噜,稍微影响了他的睡眠。

可到了第二次,尽管没有了呼噜声,他还是辗转反侧、难以入眠。

“想到上次考试前的晚上,自己没有睡着,心里有那么一点恐惧了。”在那个和内心恐惧斗争失败的晚上,他又失眠了。

害怕浪费时间而不敢睡觉,又害怕睡不着觉而浪费时间,对于最需要劳逸结合的学生来说,睡觉这件事,好像已经成了一种可怕的折磨。

我们失去的,不仅仅是睡眠

德国的一名摄影师贝尔恩德·哈德曼曾用镜头记录过一群中国人:在公园的空地,在大巴上,在路边的座椅,在餐厅,甚至在卡车底下……他们都能找一处容身之地,然后睡着。

这名摄影师惊叹于“这些人的平静、灵活性和适应能力”,但对于真实经历着这一切的中国人来说,随处找一地儿睡觉这件事,简直太平常了。

毕竟,谁在多年前的学生时代,没有经历过在课堂上困得不行,强忍着睡意到下课,争分夺秒地趴十分钟桌子,只为了下一节课的精神抖擞。

人人都太忙了,也真的太困了。

一项关于课堂瞌睡调查显示,在跟踪调查一个班级学生瞌睡情况的1个月内,该班学生上课打瞌睡的发生率高达91.7%。

其中,有72.6%的学生每天上课至少打瞌睡1次,每次瞌睡的平均时间则长达18分钟——在一堂40分钟的课里,这个班七成以上的同学,有近半的时间都处于恍惚状态。

照这么计算,即便让学生们再早起来自习,晚上加更多的班点,也追不上白天被拉低的效率吧。

再睡十分钟,我还能多学两小时。/图虫创意

当这样的恶行循环乘以日复一日,学生情绪上的焦虑、健康受伤害的程度,会悄然又持续地放大,最终在某个撑不下去的日子里,更大的危机终将来临。

早前就有媒体报道,河南南阳一名15岁少年在课堂上猝死,在前一晚,这名中学生一直写作业到晚上12点多,然后6点20起床。

噩梦突然地发生在再平常不过的一天——像这样忙碌而紧绷的生活,不知持续了多少个看起来平静无事的日夜。

2014年8月13日,山东济南皇亭体育馆内,备战考研的学生在上大课的间隙抓紧时间休息。/图虫创意

学生不合理的作息引发了可怕的后果,也引起了学校和地方的关注,比如,浙江省教育厅在去年出台了《关于在小学施行早上推迟上学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要求全省范围内在小学施行早上推迟上学。

意见指出,小学不得早于8:00组织学生上课,小学一二年级上午上课时间不得早于8:30。后来,黑龙江省教育厅也印发了《关于推后全省中小学生早晨到校时间的通知》。

这是一个好觉的开始——上学时间推后了,小学生能多睡一会儿了。但还有更早开班、更晚下课的校外培训可以用来暗暗较劲,而面对繁杂考试、激励升学压力的中学生,也不见得敢掉以轻心。

想知道让中小学生们多睡一会儿有多难,或许你还可以参照一下那些过来人——对于五年十年后的大学生来说,坚持早起个几天,是有多么不容易。

对你来说,早睡有多难?

什么事情让你无法好好睡觉?

撰稿 | 瓜子

编辑 | 秋裤

排版 | 阿明

* 未标注来源图片来自网络